南 有 乔 木

安咎🔒

【萨罗/蛇鹰/SSRR】五十粉点梗·歌(下)水

温柔到流泪 隐忍到心碎

日晚江寒:

用仅剩的少女心写出来的


50粉点梗  @落日蝴蝶


罗伊纳视角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我一生少有朋友,到头来也就那么几个。戈德里克、赫尔加,还有……


还有萨拉查,萨拉查·斯莱特林。


对我而言,他不仅仅是朋友,而且,还是我一生唯一的爱人。


是的,我曾飞蛾扑火般的爱过他。


我与他的初见已经记不太清了,只记得是在湖边。初见并没有眼前一亮的感觉,在我眼里他和那些富家公子没什么两样。几句交谈却改变了我的看法。他原来……也是个学识渊博的人啊!


我们很快成为了朋友,一起交流学术上的问题。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迷恋起他黑曜石般的双眸,他及肩的黑发,他在我耳畔吐出的温热气息。


但我知道这份情思只能在我心里暗藏。他会按照婚约,娶冈特家的大小姐,我也会听从父母之命,嫁给另一个贵族男青年。


这是我们的宿命。


尽管如此,我依旧贪婪的汲取他身上的每一丝温暖。我知道,他不必爱我,只要让我爱就可以了。


但在月光森林,那天风轻,星暗,月亮很好,人也是。


我本来是去找一些珍贵的药材,用于魔药和炼金术的,没想却碰到了他。从他的眼睛里我读懂了一切。


原来飞蛾扑火的,不止我一个人。


那夜,我们沐浴着如水的月光,不去想礼仪,想家族,想未来会发生什么,当他冰凉的唇附上我的的那一刻,我流泪了。


我曾为他做过一个胸针,是炼金术的产物,能吸收普通的黑魔法。我看着他把那条银白色的小蛇别在袍子上,笑着用手点点我袍子上的小鹰。我把头靠在他的肩上,天真的以为这就是永远。


27岁那年,他娶了冈特家的大小姐。我努力别过头去,不去看新娘脸上,灿烂而明媚的笑容。冈特大小姐是出了名的美人,金童玉女,我应该为萨拉查高兴。


但我知道他自己并不高兴。


他脸上挂着礼貌而疏离的微笑,眼睛里流露出难以察觉的忧伤。


新郎华贵的礼服上,别着一个银白色的胸针,形状是一条小蛇——我再熟悉不过。


没有人知道,婚礼前夜,他偷偷来找过我。


他带来庄园酒窖里最好的酒,我一边喝,一边絮絮叨叨地说一些祝福,眼泪掉进酒里,有点苦,他沉默着一语不发。我们就这样坐到了半夜,他疯狂地吻我,像即将坠入水中的人,拼命汲取最后的空气。在酒精的作用下,发生了点更过火的事情。


天色将明时的风使我们彻底清醒。我知道一切都回不到过去了。他想说些什么,我却摇了摇头,将最后一点酒倒入杯中,杯子举过头顶,缓缓倒下。


祭逝去的那些事,那十年,那份爱。


如果让我形容一下我的朋友,赫尔加无疑是包容一切的大地之母,戈德里克是一团烈焰,而萨拉查……


他是水,不动声色地渗入我内心的每一处裂缝,当我发现时,我已深陷其中无法自拔。

【萨罗】蓝宝石(8)

身后窗边传来一声爆裂,罗伊纳猛地转身,手中的魔杖直指房间里的第二者。

黑衣女子也迅速抽出魔杖,随后两双警觉的眼睛对在了一起。

面前是一位黑发红眸的女人,眸中射出诡异的光。罗伊纳仍未放下魔杖:“来者何人?”

“呵,拉文克劳家族的大小姐。没想到如此警觉啊。”

“若你拒绝提供身份,就没有资格再呆在这里。请自便。”

黑发女人眯起了眼睛。“拉文克劳小姐,今天我们好好坐下谈正事,不必大张旗鼓吧。”罗伊纳挑起了嘴角,“既然小姐要谈正事,何必鬼鬼祟祟呢?”

黑衣女人并没有回答,只是淡淡的说:“我自有想法,不想遇到的人就不遇到,”她抬了抬手,“比如,一位名门公子数次写信邀你,为何迟迟不赴约?

“……斯莱特林家族大少爷之显赫,岂是你拉文克劳家族区区一位受冷落的小姐能高攀的?”

声音中逐渐有了怒意,罗伊纳嘴唇发白,再次举起了魔杖。“不要怪我不客气,还有,我不认识什么斯莱特林大少爷。”

窗外透过几丝亮光,那是庄园的秘密魔法阵。黑衣女子一惊,准备逃脱。

蓝宝石的杖尖发出耀眼的红光,黑衣女子诡异的笑逐渐模糊,罗伊纳一惊,身体猛地一倾,从书桌上惊醒过来,身旁却多了一件东西。

罗伊纳瞳孔急剧收缩:那是黑衣女子用的魔杖!刚才她使用缴械咒,一定把魔杖留了下来。罗伊纳走到窗前,发现上面积的灰被一个明显的脚印擦掉了一部分。

罗伊纳轻拾起魔杖。“这是一封挑战书。那么,想来就来吧,我迎战。”

她这才隐隐约约地想起,这位小姐,她在哪里见过。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车这是

杯中虫:

应该不会——
被屏蔽吧——
我觉得——
我要掉粉了——

神仙手叭quq

MerLin★*☆:

把最近的新图和旧图混起来发发

含有杰佣,园医,请注意避雷!!

注意避雷

7p忘川渡人

有人吃忘川和另一面吗

这个爱了嘿嘿

赛文道嗝儿【工作暂弧】:

其实战队叫 躺遍所有地图
因为太长了我们就改叫“TBT”了【不是特变态也不是拖把头

是平常在线下也认识会一起玩儿的亲友
跟他们商量着画了我们的沙雕战队

都是用的平常最顺手的求生画的吐槽
希望以后大家一直一起玩儿呀
(๑˃̵ᴗ˂̵)و 🔒了

老约!

一个莫得感情的小号:

被雁月夜太太拉进mmd坑,摸了个鱼。

太太真的很耐心教我一步步制作…

但是渲染真的太难了!!我还是画画去吧_(:з)∠)_


【萨罗】蓝宝石(7)

罗伊纳从回忆中蓦然惊醒,安心地发现自己躺在拉文克劳府华贵的床上。

深夜的夜很黑,几缕淡淡的云笼罩着月亮。月亮已经渐渐地圆起来了,这对家族来说又是一次盛典。窗外的树沙沙的响,她突然感觉头一阵疼,于是按按眉心,披上睡袍向窗边走去。

窗外的月光梦幻飘渺,把窗框和一整个冷寂的房间镀上了浅浅的银白色。罗伊纳束起披肩的金色长发,向书桌走去。

书桌的陈设很简单,和房间的其他摆设相似。罗伊纳和姐姐不一样,罗米达喜欢华丽的盛装打扮,拿外人的话说“这才像个大户小姐”。但是罗伊纳偏爱淡雅的风格,虽然简单大方的长袍也遮不住她的智慧和才气。偏偏母亲也是一个好打扮的人,她自己却嫌梳妆太麻烦。

罗伊纳撇了撇嘴,将目光投向书桌。书桌上有几排学术方面的书籍,都是罗伊纳命仆人从各地书店收集来的。书籍打理得井井有条。桌上只有一个纹样复杂的信封和一套羽毛笔,信封上盖着蛇状的家徽火漆印。

罗伊纳犹豫了一下,又拆开了那个她读了一遍又一遍的信封。手指划过厚重的羊皮纸,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回信了。罗伊纳皱起眉头,令她不解的是,一位斯莱特林家族即将继承大业的少爷,竟然会如此关注她,一位拉文克劳家族并不得宠的小姐。

突然,她攥紧了手中的信件,另一只手抽出魔杖,脸色煞白。

这是一条拙劣的公告

你们好!我是那个隐退已久的花生(quq

前一段时间因为意外停了好久……

所以现在出来公告一下基本上明年一月中旬会更

朋友们不要放弃萨罗qaq

放出预告!去斯莱特林城堡啦 培养感情 大戏上演

great